2010年8月26日 星期四

連空鏡都感人─《等待回家的日子》

文案改成:「爸爸不要我了」會比較貼切 (誤)

「過去」這個字眼在一個九歲小女孩的生命裡究竟代表著什麼意義?是去年的生日、上週的隨堂考、或是昨天播出的電視劇裡的劇情?

更多時候,他們對這個字眼是陌生的,在他們眼裡一切的一切似乎是那麼的理所當然,父母的寵愛、準時奉上的三餐與點心,又或是擁有那絕對的任性權。我想,相較於過去,這個年紀的孩童似乎對永遠有新鮮事發生的未來更感興趣。

然而,對九歲的珍熙而言,曾經擁有的美好未來已成茫然,聊以慰藉的過去卻像是一把滾燙的沙。當一切信以為永恆的人事物都棄她而去之時,年幼的她便喪失了任性的權利,先同齡的孩子們許多步地踏入了成人的世界之中,而第一道必須跨過的門坎就是得親手埋葬自己的過去。這對一個孩子而言是一件多艱難的事?一如飾演珍熙的小女孩在片中生動自然的性格轉換與情緒波動,我無法用文字去說明自己在期間所感受到的心酸與憐愛,當孤兒院中的孩童自豪地訴說著要如何讓自己變得更有價值,好早日得善心人收養之時,怎知忽地又想起《牛面人的大餐》裡頭的幾個橋段,幾滴梗住的淚若非鄰座觀眾突然大動作地吃起裝在塑膠袋裡的食物所發出的大分貝聲響也許早已落下。


這一幕對比《2046》的無意義靠右....王家衛該檢討

不知為何,在觀看這部片時其實心裡泛起了許多的小漣漪,也許自己確實曾在一場震災中失去家園,同樣經歷了那一段等待回家,卻又明知家已不在的日子,所以在女性成長三部曲影展的片單寄到我電子信箱之時,才會連劇情簡介都還沒看便決定將這部片排入試片行程的第一部,不為別的,就為了這個簡單明瞭的中譯片名。(天啊,我竟然在誇獎佳映的片名!)

《等待回家的日子》步調優雅緩慢,在刻意搖晃的鏡頭中不需言語便帶出了許多人物背後的情緒,它絕對不是精緻或華麗的,然而這樣的鏡頭語言卻富含著情感與生命力,無論是小女孩孤獨坐在畫面的右側或是父親默默為女孩洗腳的一場戲都能清楚感受到人物的情緒透過畫面流入心底,更多時候我其實不是透過小女孩的言語感受到她心中那引人鼻酸的孤獨與無助。



廣末涼子孩童照(大誤)

對一部電影而言,動物與小孩的戲其實是最難拍的,有關於全片生動自然又真情流露的流暢感實在令人不得不配服其場面調度的專業;幾個主要演員的表現幾近無懈可擊,即便是幾乎只有背影入戲的父親都能將背影演得如此入戲。不知導演上哪找來這麼個氣質清新的小廣末涼子,年紀輕輕便能在鏡頭前如此收放自如,喜怒哀樂之情緒極有彈性的轉變,這幾乎是一般成人專業演員都不見得能辦到的。


另一名小童星也有驚豔的演出

若要說有什麼美中不足之處,唯獨小女孩在負面性格的呈現上用力過了頭,也許是為了迎合高麗棒子喜好的重口味,又可能是擔心觀眾睡著,而不得不適時灑一些不過度的狗血。但以一個演員的角度來看,若能演出自然的九十分,實在是不需要使勁演到一百二十分,而使人一度有覺得劇情即將導向《孤兒怨》方向的錯覺,一度哀怨與陰森的界線拿捏失誤,稍稍打斷了情緒。如果打翻飯菜那場戲可以換成輕輕推開,陰怨地低頭瞪人的鏡頭與爆怒式的情緒轉折可以少掉幾分,那麼這部片也許在我心中真可堪稱完美也說不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